首页 股票 基金 期货 外汇 黄金 债券 理财 银行 保险 评论 行情 汽车 产经 财经 新闻 美女 生活 房产 科技 健康

环球财富网 - 传递全球财富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盛宴变“鸡肋”机构打新重寻平衡|新股|发审_凤

2014-07-06 22:05来源: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以发行价20%上限开盘,连续竞价又飙涨秒停,6月份第二轮IPO重启后的9只新股,毫无悬念地以统一的强势完成挂牌首秀,之后交易日连续封于涨停。至7月4日,于6月26日最早上市的龙大肉食(002726.SZ)、飞天诚信(300386.SZ)、雪浪环境(300385.SZ),均已斩获连续 7个涨停,龙大肉食累计涨幅逾112%;飞天诚信、雪浪环境累计涨幅超155%。

然而,对于这场买到即赚到的新股盛宴,参与者的热情并非都能够持久。

“我已经不打新了,这次好几千万的资金趴在那里好几天,结果只中了2000多股。”面对新一轮IPO打新浪潮,北京一基金经理向经济观察报如是表示,“付出了很多成本,但购得的新股对我的净值只有万分之一的影响,即使这些股票消失了,对我的净值影响也不大,还不如安心炒老股。”

在南方一基金经理看来,此次改革解决了此前打新中的利益输送问题,但是网上回报率显著高于网下回报率,未来,网上网下会有一个动态的平衡过程。

竹篮打水

6月17日至19日,A股市场连续三天大幅下挫,上证指数三日累计下跌62.24点,深证成指累计下挫236.67点,创业板指累计下挫74.95点。随着6月26日三只新股将登陆深交所,新一轮IPO浪潮袭来,因为规则的变化,市场的打新热情较年初一轮更加高涨。

“其实就是机构在砸盘,很多人在筹集新股申购款,与此前打新只需缴纳保证金不同,现在交易所要求足额缴纳申购款,另外,发行价看起来比之前更便宜,吸引力也大,所以不得不想很多办法。”上述北京的基金经理表示。

他向记者举了一个同行的例子:该基金经理申购三个新股,但因为申购比例太大,每一只新股他都需要用他掌管的基金净值的30%去申购,但因为是股票型基金,必须保持60%的仓位,把股票全部抛掉都没用,于是便通过关系向保险(放心保)资金等借钱度过难关,三天后解冻再还给人家。

现在,这位基金经理的所有努力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几千万元只中了2000多股。“还是缺乏对现行规则的了解。”前述南方的基金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

此轮IPO重启,已经通过发审会的企业,限制超募,且发行价格水平不得高于行业平均市盈率,老股发售也原则上不再允许。这三条措施,让网下询价机制丧失了对新股进行市场化定价的功能,发行价格区间几乎可以提前被计算出来,也使得入围的机构大大增多,从原来的20多家变为四五百家,而3月份修订的《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则取消了网下有效报价机构的上限。“根据募集规模、发行费用,不高于20倍的市盈率,大致就能算出发行价区间,也的确很容易中标,但平均化的分配机制,使得购得的新股少得可怜,一家机构一般也就只能得到几千股,跟散户有什么区别?”上述北京基金经理表示。

数据显示,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网上网下的中签率分别为0.8325和 0.196、0.5442和 0.4877、0.4577和0.1321,网上中签率历史性地高于网下中签率。这与IPO新规对回拨机制的调整也有关系。

根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网上投资者有效申购倍数超过150倍的,回拨后网下发行比例不超过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10%。

事实上,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均启动了这一顶级回拨机制,网下配售比例均为10%。新的回拨机制让网下到网上的回拨比例加大,使得网下平均0.1%的中签率远远低于网上中签率。

不过,在新规下,此次投行均等地给机构分配新股资源,解决了此前暗流涌动的利益输送问题,真正保证了公平。“这或许是新规的初衷,因为今年第一轮IPO就是因为利益输送的问题,让监管很不满意。但这也使一直以来形成的市场化的网下询价机制彻底丧失了定价功能。”上述南方的基金经理如是表示。

但公平的代价是,机构都吃不饱。

重寻平衡

上述北京的基金经理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付出了很多成本,但购得的新股对我的净值只有万分之一的影响,即使这些股票消失了,对我的净值影响也不大,还不如安心炒老股或者直接在交易所做隔夜回购。”

此轮IPO因为中签率下降的原因,导致申购回报率(中签率×首日均价涨跌幅)较前一轮IPO直线下降。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的网上网下申购回报率分别为0.3644和0.0858、0.2369和0.2123、0.1997和0.0576,网上回报率明显高于网下。

而年初一轮IPO上市的新股中,光环新网、东方网力、跃岭股份的网上网下申购回报率分别达到了 0.6535和 14.8398、0.9502和5.7916、0.771和6.2033。申购回报率均高于此轮IPO新股,且网下回报率显著高于网上回报率。

IPO打新俨然沦为机构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受访的机构人士看来,虽然看上去兼顾了公平,但最为重要的是,按融资规模算发行价,使得长期以来网下询价机制的市场化定价功能彻底丧失,行政干预越来越强烈,IPO正在快速开倒车,“机构只能是被动接受者,只能去适应、熟悉规则,这次的无功而返就是因为对规则不熟悉”。

在过去的新股体制发行改革中,机构投资者曾经被寄予“价值发现者”的厚望。在2011年至2012年间,次新股大规模破发以及一些新股出现发行失败,机构在网下定价时的博弈能力越来越强。但这些改革成果随着IPO的再次长时间暂停而付诸东流。“从此前一轮创业板的IPO企业来看,当时定价很高,但随着经济周期的调整,很多估值也慢慢都下来了,这其实就是市场行为。”前述北京的基金经理表示。

在前述南方的基金经理看来,网上网下会有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考虑到成本等问题,有机构就会选择退出打新阵营,或者转到网上,网下中签率或许就会再上去”。

不过,在前述北京的基金经理看来,可能会有动态的调整,但网下中签率高10倍也就1%,“当然有比没有好”。







保存打印复制链接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今日热点

阅读全部

请不要给网贷资金银行托管打上“增信”的标签

点击排行榜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全站
  1. 奇怪!光黄金涨白银不涨 这是大规模经济危机的警
  2. 翼龙贷100亿元贷款流向了哪里(六):茶香四溢的太
  3. 中国的债务泡沫有多大 世界各大央行自愧不如
  4. 翼龙贷借款人的真实故事(三):从农村里走出的“
  5. 华夏时报:普惠金融入深化农村改革重点 互联网金
  6. 金蝶携手京东、航信实现全国首例电子发票入账
  7. 每日金融播报:京沪深楼市酝酿供给侧变局
  8. 喜善文化CEO杨芸:越艰难越坚强越美丽
  9. 王群航:大数据炒股 散户能用机构也喜欢!

特别策划

阅读全部